比賽心得報告
20th Young Musician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Citta di Barletta”

黃康

 

今年三月,在台灣同學李佳芬的介紹之下,得以認識這項在義大利“Citta di Barletta”的比賽。

記得當時對能否參加此比賽沒有太大的期待,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拿著簡章去找指導教授,沒有想到教授竟一口答應,並馬上與我討論比賽曲目。其實在今年二月 我就有參與校內的音樂比賽(Fidelio Wettbewerb),並且獲得晉級準決賽的資格,這樣的成績, 對當時的我有著不小的鼓勵。

但是 這次在義大利舉行的比賽 規模及其組織 比在校內大的多,因此我完全不敢抱任何得獎的希望,只是把”參加比賽”這事,當作對自己的磨鍊及表演的舞台。

為這次比賽我所準備的曲目是拉赫曼尼諾夫練習曲Op.39 的第五首降e小調、貝多芬奏鳴曲降E大調以及希納斯特拉(A. GINASTERA) 克里奧人舞蹈組曲 ( Suite de Danzas Griollas)。其中”拉赫曼尼諾夫練習曲”及 “貝多芬奏鳴曲”當時都是全新的曲目,在準備時間不很充裕的情況下,對我是一項重大的考驗。

這首練習曲在技術上及音樂表現上都讓我下了極大的工夫去研究、鑽研。但是最令我頭痛的是此曲的和聲進行。拉赫曼尼諾夫在此曲中使用了與多和聲外音、厚重的旋律線條和繁複的多聲部進行, 對我來說是一項背譜的重大挑戰。
貝多芬奏鳴曲的和聲相形之下,顯得”友善”多了!! 但是取而代之的難題便是節奏及精準度的掌握,這點到今天都一直是我試著努力去克服的。

這次的比賽是在今年四月底在義大利南部舉辦,這事我第二次前往義大利,心中可以說是既緊張又期待。緊張的是對於陌生地方的惶恐、焦慮,期待的是能再度造訪這美麗的國家,並且能聽到來自各個國家參賽者精湛的演出!!這次比賽讓我感到幸運的是能跟林善理同學結伴同行。林善禮同學這次跟我一樣,也是去參加比賽,唯一不同的是我們所參加的組別。與熟識的人一並同行,不僅能排解旅途上的孤單,更重要的是能夠彼此加油彼此打氣!

林同學與我是搭乘四月二十四日(星期六)下午的飛機,由維也納飛往羅馬再從羅馬飛往義大利南部大城巴里(Bari)。在巴里休息了一夜後,搭乘四月二十五日的火車前往我們的目的地 Barletta。

那是一座靠海的小城鎮,以生產鞋子著名。當地的人相當友善,只是多半都不講英文,我們通常都與小販、服務生用”殘破”的義大利語溝通!
比賽大會所準備的練習場地離我住的地方相當的遙遠、更令人感到錯愕的是練習琴房的隔音效果可以說是”毫無用處”。

比方說:當你在琴房練習貝多芬奏鳴曲的時,從你指頭中流瀉出來的音樂竟是隔壁間琴房的李斯特練習曲………。這就是當時琴房最貼切也是最實在的寫照。好在,幸運的是,在林同學所住旅館裡的會議廳有一架三角鋼琴,因此 自從到達Barletta的第二天我就到他的旅館練習!! 這點要非常感謝善理的慷慨及旅館經理的友善!

比賽大會把我的賽程排再四月二十九號早上九點。當天早上我七點多醒來便開始讀譜。令我驚訝的是,我的心情相當的放鬆。八點半我到達了會場,並且試了試舞台上的比賽琴。“琴鍵好重“, 這是我的第一個想法。”鋼琴聲在表演廳裡的迴音很大,要小心踏板”,我這麼告訴自己。過沒多久我就被工作人員叫下臺,因為評審們準備要進場了。這時候,我卻開始緊張了。比賽開始,我沒有膽量進場去聆聽其他參賽者的演出,只好站在門邊,等待工作人員叫我的號碼。

終於,輪到我了! 帶著忐忑的心情我進入了會場,工作人員先將我要演出的曲目向評審報告了一遍,並將我演出曲目的樂譜交給評審,隨後我走向舞台、掌聲響起、敬禮、開始。

第一首我演奏了貝多芬奏鳴曲,當時實在是太緊張了,導致速度一開始就偏快,漏掉了幾個不該漏的音。到了反覆的記號,我提醒自己要穩住,節奏上自反覆記號後就明顯有了好轉。不過整體來說我覺得貝多芬我演奏的差強人意,沒有平常的自然!

第二首是拉赫曼尼諾夫練習曲。這首曲子雖然也是新的,技巧也比貝多芬奏鳴曲困難,但我對自己的演奏還算滿意。希望評審及觀眾們有感受到我所表達的意境。

第三首彈了希納斯特拉的舞蹈組曲。此曲是由五首小舞曲及一個尾奏(Coda)所組成的,全曲一氣呵成,舞曲與舞曲之間沒有任何休息。第一首舞曲,節奏緩慢,旋律優美,我嘗試做到作曲家所要求的pianissimo(比弱還要弱的弱), 可惜音色上稍有欠缺明亮。第二首是帶著鄉村氣息的快板(Allegro rustico) 。我彈出了此曲粗獷的氣息及強烈的節奏。第三首和第四首是充滿憂傷氣質及圓滑旋律線的緩慢舞曲。尤其是第四首舞曲,我感覺自己似乎可以控制整個演奏廳的氣氛…甚至能清楚自然的做一些平常演奏沒有做過的彈性速度 (rubato)。 這是一個很特殊的經驗。第五首詼諧曲(Scherzando)是一首節奏輕快的舞曲。可惜的是漏了一些不該漏的音,但大致上演奏感覺都算良好。隨後的尾奏(Coda)是一個表現八度技巧的曲子,節奏感比第二首舞曲更加強烈,不停變換的節奏,加上幾乎從頭到尾的八度齊奏(Unisono),使這首曲子非常適合做為這次比賽的結尾。

演出完,第一個想法是”結束了,可以鬆口氣了”。下了台後,善理友善的向我道賀,也熱心的指正我的缺失。感謝他的讚美,更感謝他對我的指教。讓我知道如何能讓我的演出更好,更完美。

很意外也很高興,在這次的比賽能獲得不錯的成績,不僅高興,更重要的是,這個獎項對我來說是一個令人振奮的肯定!也間接加深了我今年十月再度前往羅馬參加比賽的決心。幸運的是, 後來的比賽也有獲得不錯的成績。

這次的比賽,我也看到了許多來自中國的年輕參賽者。他們的年紀輕輕卻有著”嚇人的”演奏技巧,及令人震驚的藝術天份。這令我十分佩服!

關於比賽我想用美國鋼琴家歐爾頌(G.Ohlsson)的一段話作結尾:”永遠不要為了得名,而參加比賽。為了得名而參加比賽,並且也得名的,幾乎不曾發生過。”是的,為了得名而參加比賽,只會增加更多無謂的壓力,以及加重未能得名以後的失落感。比賽是一時的,但音樂是一輩子的。希望所有音樂家能夠以健康的心態看待比賽,並且透過比賽學習、聆聽到更多的音樂歷練。

最後,感謝台灣駐奧地利代表處不遺餘力地照顧台灣留學生。有代表處的關心和支持, 對台灣留學生來說是莫大的鼓舞。做為學生的我們, 一定會更加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