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鼓勵留學生在國外參加全國性及國際性學術會議或藝能展演補助計劃補助款受獎人

黃均雋

心得報告

 


此場由國際扶輪社舉辦起名為’世界之音’之公益音樂會,其整場音樂會概念十分別出心裁,係由來自世界上四個不同的種族,分別演出音樂會中一個節目,不僅只於表示出歐、亞、美、非四個大洲,更令人深切感受到’音樂無國界’。
音樂會首先由歐洲音樂家登場,音樂家們挑選了不是耳熟能詳的樂曲,經由不同一般的西洋古典樂器重奏組合-雙簧管,以及中、小、大提琴-充分表現出古典樂的細膩和豐富的樂曲結構。另外一首為現代作曲家的作品,作曲家高度的挑戰小提琴的技巧難度,讓本身學習小提琴的我,也不禁讚嘆!
接下來是由拉丁美洲音樂家演出,與其說他們是音樂家,不如說是音樂’玩’家。他們所表現出的皮阿佐拉(Piazzolla)真的可說是,有如自血液裡流出來的音樂那樣渾然天成,看著音樂家們在台上絲毫沒有緊張,只有對音樂的熱忱和熟稔的技巧,真的讓從小辛苦學習古典樂器的我,自嘆弗如,也打從心底的羨幕這樣音樂的表現力。
在觀眾們的情緒都?著歐洲與拉丁美洲的音樂高漲時,由我們代表的亞洲組把氣氛轉入一片諧和之氣。為了此次的表演,我們三人的組合經過數月無數次的排演,就是為了展現出最好的一面。雖然我本身不是主修二胡,但是憑著長年學習小提琴的技術,掌握’賽馬’這樣炫技的曲目也談得上駕輕就熟。與另外兩位同為來自台灣的專業國樂音樂家同台,真的是很榮幸也很難得。因為我們相信,中國樂器對於歐洲人而言是較遙遠又神秘的,因此在三首樂曲之間,我們分別對樂器及樂曲作簡單講解,讓觀眾們能盡量有參與感。由於二胡模仿聲音能力強,琵琶的纖細及氣質,加上古箏的揮灑,很快的就使觀眾不再感到生疏。古箏演奏家王蓂同時也是極為優秀的作曲家,這次也演出她所創作的樂曲’月夜’,讓我也體驗到,國樂器與現代藝術以及古典樂曲架構結合的新層面,在這個方面,我認為非常?得發揚。
緊接著,是最令人期待的非洲團體登台。大多數的人(包括音樂家在內),都沒有或是極少親身在音樂廳欣賞過非洲音樂團體的演出。而天生在音樂才能上就得天獨厚的非洲人,在此次演出也是出乎意外的。觀眾在片刻等候之後,音樂家們仍未出現在舞台上,不過倒是從遠楚傳出鼓聲及歌聲。接著大家看見一群約十來位各個年齡層的非洲音樂家,穿著輕便簡單服裝,拿著各個不同大小的鼓,一邊敲打歌唱,一邊踏著行走般的前進,他們悠哉的穿過觀眾席,最後竟停在出口處,示意所有觀眾起身隨行。
早就已經蠢蠢欲動的四百多位觀眾們,也踏著輕快的步伐,全數移駕,出了音樂廳。最後竟然繞到了草皮上,簡直顛覆了音樂家’應該’嚴肅的站在舞台上的傳統,讓人好不興奮哪!接著,一行人隨著音樂隊伍,踏上了開心又滿足的返家旅途。

我自小學習古典音樂,在狹隘的音樂班成長,總是充滿比較與爭競,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讓變相的音樂環境,磨退了對音樂、藝術該有的單純喜愛。但有幸參與此次演出中,不僅讓自己在樂器演奏上大有進展,更是大開眼界,放開心胸,體驗到原來音樂的本質,可以不出一言一語得到心靈的交流。也從來自不同種族的音樂家身上,學習到更深一層的音樂意義,作一個感動人心的演出者,也作一個懂得聆聽的觀眾。古人說:讀樂樂,不如眾樂樂。在Linz這個為2009年歐洲文化首都的小城市中,不僅是我感受深刻,也希望這樣美好的音樂文化交流能夠多多被人重視,並且有朝一日更在台灣這塊孕育了許多優秀人才的土地上,更加發揚,延伸傳承屬於自己的文化,更能有如歐洲這樣,融合來自不同土地的文化。